零岛又有风全文小说-零岛又有风全文小说

小说:零岛又有风

小说:现代言情

作者:北矜

角色:周施乔以汀

简介:冷静内敛外科女医生&深情热烈甜品店老板
乔以汀十七岁遇见周施
他热烈,阳光,优良的成长环境给他的内心一片澄明,而她,除了还算可以的成绩外,一无所有,她贫穷,敏感,自卑
当他以疾风之势闯进她的生活里时,她却说,“周施,我们不可能在一起的,就像song永远也不会在九塘开演唱会

那年,song是火遍半个亚洲的当红歌星,同九塘这个偏远的小城,遥远的如同日月星辰的距离
八年后,火的出圈的song站在九塘市体育馆的舞台中央,依旧唱着那首歌
而他早已褪去青涩,桀骜的眉眼变得沉稳,对着她说话的样子像极了久别重逢的老同学,却再也没有叫她一声乔猫猫
乔以汀以为周施这些年应该是恨她的,直到她发现了这八年里他所有的秘密
每一条,都关于她

零岛又有风

《零岛又有风》免费阅读

第3章 乔猫猫

那年乔以汀读高二。

文理分科时她曾纠结良久,最终忐忑地选择理科。

开学那天,滨海二中学校大门正对着的那家新开的便利店挤满了人。

她被耿溪拖着往里面挤。

彼时,乔以汀还不知道什么叫做关东煮。

耿溪含糊其辞地跟她解释一句,就是漂洋过海来的水煮麻辣烫。

后来才知道,原来关东煮其实是日本的一种特色美食。

等她们挤到店里面时,锅里只剩下最后一串鸡翅,耿溪的手刚伸过去,就有一个男生人风风火火地推开她的手,指着锅说,“这串鸡翅我要了,不放辣,谢谢。”

他先伸手拿去了。

百忙之中的老板头都没抬,接过他的钱,去帮人拿别的东西去了。

耿溪想找他理论几句的,怎么会有这么没礼貌的人。

乔以汀拉住她,“算了,下午我们再来。”

那男生穿着灰色的短袖,拿着那串鸡翅,头也不回的走了出去。

九月初的天气一到中午还浮动着绵密的焦躁,走到教室的时候耿溪还未消气。

教室里的风扇转的呱噪,乔以汀找了个靠窗的位置,问耿溪要不要坐过来。

刚分班,座位都是自己选的。

耿溪却说,她不喜欢靠窗的位置,然而,中间已经没有几个空着的座位了。

前排埋头做题的房媛突然扭头对她说,“你可以坐我旁边,还空着。”

房媛是以前他们在三班的同学,没想到她也选了理科。

耿溪跑去跟她坐了。

乔以汀四处打量了下,教室里还有几个三班的同学,但是平时也没怎么说过话,不熟。

收拾好桌子,她拿出英语课本,开始预习新单词。

她的英语成绩很一般,口语能力更是差强人意。

虽然很想提前预习那些新单词的,然而那一个个生词如同天外来物。

轻轻叹了口气,又合上课本。

突然,教室的后门被人一脚踹开,“嘭”一声。

引得教室里的同学都扭过头往后看。

几个男生笑着走进来。

耿溪也不耐烦地看过去。

踹门的那个穿着灰色T恤的男生就是在便利店抢她鸡翅的那个。

果然没什么素质。

乔以汀皱眉看了一眼,又转过头去找数学课本。

坐在她前面的两个女生红着脸小声嘀咕,“看到没,后面那个就是九塘一中的周施,帅吧。”

另外一个女生猛地点头。

闻言,乔以汀竟鬼使神差的扭头看了一眼。

结果,这一眼恰好撞上一双漆黑清亮的眸子,它的主人正蹙着眉,一脸的不耐烦。

乔以汀身子一僵,迅速转过头。

后面响起桌椅碰撞的“咯吱”声。

几个人里面只有关立景没穿校服,大摇大摆的模样像是土匪山大王,指着最后一排中间的位置,问,“这有人吗,没人就是我的了。”

没人回应。

过了一会,跟他一起进来的另个一男生笑着说,“谁敢跟关少抢位置,你说是你的就是你的了。”

关立景笑着书包往桌上一抡,转头对最后的男生说,“周施,你坐哪?”

那个被叫周施的男生,轻轻一笑,说,“那我就靠边吧,这后排还是我们的。”

“席晏,施哥发话了,你就坐我边上吧。”

男生耸肩,无所谓道,“行啊。”

耿溪坐在房媛旁边,嘴里嘟囔一句,以为自己多帅呢,搞得跟个山土匪一样。

房媛头也没抬,一边写着数学题,一边说,听说他们几个是一中开除不要才转来我们学校的。

耿溪说,难怪呢,看着就像学渣。

乔以汀预习完第一课,起身去卫生间的时候才发现,那个叫做周施的男生就坐在她后面。

去卫生间的路上,她在想要不要换个座位,像他们这样的人,离远点比较安全。

然而,等她回去的时候,教室里已经没有空位置了。

分班第一天,乔以汀就从周围的女生嘴里把她后面坐着的男生了解了大概。

她大致总结了下,学渣一个,家里有矿,随便惹事都有人兜着的那种。

这种人,不躲着,一旦沾惹上,能把你折磨死。

所以,乔以汀告诫自己不管发生多大的事情,她绝不能往后扭头,尽量不招惹他。

然而,这种和谐在一个周三的下午被打破。

周三上午最后一节是自习课。

已经感冒好几天的乔以汀为了不耽误上课,一直忍到自习课才跟老师请假去看医生。

医生给开了药吃,临走时,乔以汀问,可以洗澡的吧,自从感冒她一直忍着没洗,已经好几天了。

医生告诉乔母,说可以买些艾草回去泡水洗,对风寒感冒有一定功效。

乔母犹豫一下,最后还是在他那里买了一包艾草回去。

洗澡的时候,乔以汀倒了些艾草放进水盆里。

那包艾草多花了母亲好几块钱,她没舍得全部倒进去,泡完澡,剩下的又被她拿去洗了头发。

赶在下午第一节课前,乔以汀冲进了教室。

那时候,周施趴在桌上,还在睡觉。

她气喘吁吁的走回座位上,尚未坐定,就听见后面的人叫了一句什么,她没听清。

乔以汀扭过头,看见他睡眼惺忪,神色古怪的看着她,“你身上什么味道,这么怪?”

周围的人都看过来,乔以汀一时窘迫不已,她是第一次用艾草泡澡,洗头,可能他闻不惯它特殊的馨香气。

周以汀跟他小声道了歉后红着脸坐下,顾不得发梢上还带着的水汽立刻把头发绑起来,这样浓烈的艾草香气应该能收敛些吧,她这样想。

这场小风波后,乔以汀更加谨慎。

然而,却总是事与愿违。

她书桌里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频繁的出现女生的情书,一开始,在耿溪的怂恿下她们好奇打开一封,里面写的竟是周施的名字。

她猜想一定是那些女生搞混了她和周施的位置。

由于不想跟他有什么语言交集,乔以汀一般都是在放学周施离开后,悄悄把信塞回他的桌子里。

直到有一次,放学后教室里已经没有人,乔以汀收起做好的习题,拿出抽屉里的粉色信封,塞到他的书桌里。

“乔猫猫,鬼鬼祟祟做什么呢?”

一道声音自身后响起,乔以汀身子僵住。

“原来你也暗恋我呢。”他声音里夹着几分不正经的笑意。

乔以汀反应了一会,才抬头,然而眼睛却没看他。

“我叫乔以汀,不叫什么乔猫猫。”她的语气几分硬气。

躲不掉不如表现的强大些,让他知道她不好欺负,以后别招惹她。

男生微微点了点头,拉过旁边的凳子一屁股坐下,长腿一伸,“所以,乔以汀同学你往我桌子里放了什么?”

闻言,乔以汀的手指在书页轻轻滑了一下,半响才道,“你能不能跟那些女生说下,情书不要放到我的书桌里,可以吗?”

“不可以。”周施伸手取出被她放进去的信封,拿在手里,伸出舌尖碰了碰上排的小獠牙,才道,“我又不认识她们,怎么说?”

最后几个字被他说得又低又轻,嘴角还勾着笑。

乔以汀瞬间握紧手指,感觉跟他讲道理就是在浪费时间,她突然松了口气,“那下次我就直接丢垃圾桶了。”

男生耸肩,一脸的无所谓,“随便你。”

乔以汀也不知哪里来的胆子,转过身,看到他挡在自己面前的腿,一脚踢上去。

“啧。”周施迅速缩回腿。

乔以汀趁机溜走,飞奔往下跑,生怕后面那人追上来,揍她。

周施揉着小腿,看着瘦不拉几的人,还挺有劲,这一脚有点疼。

便利店外她劝人不要因为一根鸡翅生气的时候,语气是真的耐心又温和,轻柔的像只猫。以至于在他转头看到关立景拿着那根鸡翅啃的时候,没忍住,骂他一句,跟女孩子抢东西吃,要脸不?

关立景被他骂得一头雾水。

“周施。”席晏挎着书包走过来,“走吗?”

“走。”

周施起身往外走,手里那几个信封被他顺手丢进了垃圾桶。

席晏看到问,“什么东西?”

“垃圾呗。”他头也不回往外走。

关立景刚上来撞上他们,还不忘扭头看两眼,“吓死我了。”

周施调侃道,“做什么亏心事了,怕鬼?”

关立景摸了摸后脑勺,伸头往下看,手指了指下面,“看到没,鬼。”

周施顺着他手指的方向往下看,乔以汀正往学校大门的方向跑,绑着的头发不知道什么时候散开了,跑起来的时候被风吹得翻飞。

席晏也跟着看了一眼,转头对关立景说,“是你吓到人家了吧,看把人家女孩子吓得跑多快。”

“就是。”周施凉凉地瞥他一眼,似笑非笑地语气,“关土匪谁见了不怕。”

说完,跟席晏一起往下走。

关立景咬牙,“别人这么叫就算了,我们这关系你俩过分了吧。”

乔以汀一口气跑出学校,回头看了看,后面没人,才松了口气。

回到家,母亲去海边做工还没回来,六岁的弟弟在照顾生病的父亲。

乔以汀放下书包,去十梓街南边的菜场买菜,回去做饭。

父亲的肺病已经很多年了,干不了苦力,家里所有的开销全靠母一人支撑,弟弟也快到入学的年龄,又是一笔开支。

十梓街是滨海区里面一个微小到不知名的小角落,这里的孩子到了十六七岁就已经开始自己赚钱补贴家用,每当她背着书包放学回来的时候,邻居看她母亲的眼神,每每欲言又止,乔以汀只装作看不到,在学校做完作业,回家帮着做饭,洗衣,包揽所有的家务,照顾父亲,做完所有的事情才会回到自己的一隅地方,凑到昏黄的灯光下复习功课。

母亲几次心事重重想要跟她说什么,但是每次乔以汀都是低头不语,埋头看书,最后因为她的执拗,母亲也只好作罢。

乔以汀便更加努力学习。

然而,新学期第一次摸底考试,她的英语成绩又是一言难尽。

班主任罗瞿找她谈话,“乔以汀你的成绩挺好,数学,理综在班里都是佼佼者,怎么英语成绩会这么差。”

乔以汀不说话。

罗瞿以前没教过她,但是开学这段时间,他也观察了,乔以汀这位同学,学习态度好,性子也温和,什么时候都是安安静静学习,其他科目都没有问题,如果英语成绩也能提高上去的话,以后走个重点大学完全没问题。

“你有没有考虑报课外补习班,补习一下英语。”罗瞿提议。

闻言,乔以汀缓缓抬头,依旧没说话。

罗瞿说,“你可以给你的家长商量下,你的英语成绩拉低了你的总分排名。”

乔以汀沉默的听着他的话,只最后轻轻嗯一声。

上补习班吗,她要怎么开口跟母亲说。

十梓街的孩子从小就没有去上各种补习班的概念,六岁的乔禹早已到了上幼儿园的年纪,家里根本没有多余的开支给他报名,平时大半时间他都是跟着母亲去做工。

补习班的事情,她根本没办法开口跟母亲提。

乔以汀心里很纠结,却也实在想不出什么法子可以提高自己的英语成绩。

神思恍惚的往教室走,突然,“嘭”一声,乔以汀眼前一黑,整个人被从天而降的一颗篮球砸到在地上。

她捂着额头,一阵晕眩让她没法站起来。

有人跑过来,声音里还喘着粗气,“没事吧。”

乔以汀揉着脑袋,轻声说,没事,然后撑着地面想站起来。

结果一双手抓住她的胳膊,把她从地上拉起来。

接着又有人走过来,声音里还带着戏谑,“小鬼?”

乔以汀闻言,抬头。

关立景脸上挂着笑,“怎么是你啊,没事吧。”

乔以汀想说没事,余光瞥见抓着她的手臂的人。

周施。

她猛地后退,没站稳,一个趔趄。

周施立刻伸手去拉她,被乔以汀躲开。

结果又一次摔倒在地。

关立景被逗得哈哈大笑。

周施也跟着笑了,“我对你做什么了,你这么怕我?”

乔以汀慢慢爬起来,看也不看他们,转身就走。

席晏慢慢走过来,看着女孩倔强的背影,问关立景,“你故意的?”

周施一顿,敛了笑,看向关立景。

关立景被他的眼神惊到,笑意僵在脸上,说,“我是不小心,哪有故意。”

席晏说,“人家好好走在跑道内侧,距离你的篮球筐十万八千里,你是斜视还是手痉挛了才会”不小心“砸到人家?”

他在“不小心”三个字上加深了语气。

“真是不小心……”关立景动了动嘴,明显的底气不足。

周施看他一眼,手里的矿泉水被他扔进一旁的垃圾桶,转身说,“不玩了,你们接着打。”

关立景愣了半天,才问席晏,“他是生气了?”

没等席晏说话,教导主任在后面喊,“你们是几班的?没听到打铃吗。”

“快跑…..”

关立景追上前面的周施。

“不厚道啊,还是不是兄弟了。”他侧眸问他,“你是看见主任才跑的,不是生气了吧?”

周施瞥他一眼,“你觉着呢?”

转载请注明:《零岛又有风全文小说-零岛又有风全文小说